慈善项目 联盟机构 慈善热线 捐助申请 受助需求 关于我们
         
中国乡村图书馆项目
     
         

   农村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大部分,但是乡村图书馆事业却十分落后,造成了知识贫困的差距在城乡进一步拉大,给中国的和谐健康发展增添了隐患。现阶段,乡村图书馆发展面临很多障碍,但是乡村图书馆建设是大势所趋。乡村图书馆建设由于近些年中央和社会各界的重视,在未来发展前景美好。
    乡村图书馆要建设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也是提高农民素质的有效途径。为什么要建设乡村图书馆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折射的却是社会对图书馆的认知程度以及乡村图书馆现状的岌岌可危。
    从人类发展的历程来看,人和动物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人会进行知识的积累,而人的这种知识积累从最初的“结绳记事、龟甲石刻”到最后系统保存知识信息的机构——图书馆,这个发展过程也体现了图书馆就是人类保存公共知识、集体智慧的场所。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王子舟教授在《图书馆的公共性质和公共目标》中就指出“图书馆是人类公共需求的产物、图书馆的公共物品性质、图书馆服务的目标具有公共性”。文中指出,图书馆作为公共事业,图书馆服务作为公共物品,要体现平等、自由这两个社会基本的公共价值取向。为体现真正的平等、自由,图书馆在提供服务时要考虑到社会各个群体的需求。农村居民应该是图书馆服务的一大群体,在农村建设图书馆是图书馆公共性质的要求。
    图书馆不仅具有收藏知识、保存知识、传播知识的基本功能,而且图书馆本身保存知识信息的系统性、完整性、广泛性的特点又为农村读者的研读和实践提供了重要的条件。一份抽样调查显示,87.05%的人认为乡镇公共图书馆的存在非常必要,认为可有可无的只有8.93%,90.18%的人认为开办公共图书馆对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有促进作用。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今天,农业要发展,实行 “科教兴农”的政策是大势所趋;农村要发展,农民要富裕,农业要兴隆都要靠科学技术,广大农村居民对知识信息的需求也在逐步增加,如农业生产、科技信息,特别是优良新品种推荐;生产过程中的技术信息,包括农作物病虫害、家禽家畜疫病预防、治疗信息以及娱乐休闲方面的信息。这样的情况下,乡村图书馆有责任也有义务满足农民的信息需求,建设乡村图书馆是广大农民的呼声,是满足农民信息需求的明智之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中国农村的发展滞后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在农村建设图书馆也面临着种种困难。
    乡村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停滞,从社会的大环境来考量,是社会结构不完善,功能机制不健全的结果。中国现在的社会资源配置方式是以权力机制为基础配置社会资源,社会资源的配置呈现出与权力大小和身份地位高低成相关关系的分配状况,在现实中,各种户口身份、人事身份之间的等级差异仍然明显。各种社会资源的配置以身份、等级为标准,导致社会成员获取社会资源的数量和方式上的不平等依然存在;公共权力私有化、市场化的社会资源配置方式,产生了占据着社会“总体性资本”的权力精英群体,这种资源配置方式进一步拉大了贫富差距。[8]农村文化事情远远落后与城市,不能不归咎于政府在资源配置方面的责任不到位,在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中要建设乡村图书馆就障碍重重。近两年,中央开始重视农村文化,建设如“农家书屋”等设施,为乡村图书馆事业迎来了曙光,但其效果却要等待实际的检验。
    乡村图书馆发展的模式有省、市、县公共图书馆援助;农村集体办馆和社会非盈利机构的办馆;农民个人的办馆模式等。
    政府办馆由乡政府承担主要责任,把图书馆建设纳入全乡发展规划、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先进单位建设的活动中。图书馆将人员工资及购书等业务费列入财政预算,可进入公共图书馆的“都市—县区—乡镇”三级结构体系,形成城乡结合的都市中心图书馆网络。可以以自己的资源来支持乡村图书馆的发展,使乡村图书馆可以克服馆藏量难以满足群众需求的矛盾。近两年来,各地正在实施的“送书下乡”工程对于满足农民对知识和信息的需求提供了很大帮助,该工程把广大农村急需的科学文化知识送到农民的家门口,让他们有机会、有条件学习科普知识和实用技术,为早日脱贫致富提供了信息支持。目前可以将将这些图书由乡村图书馆管好用好,真正起到推进农业经济的发展和改善农民生活的作用。乡村图书馆的这种模式应该是主流,因为对文化设施的建设是政府职能范围之内。
    增加农村经济积累,实行集体办馆是发挥农村集体经济优势的创建模式。农村可以采取每年都提取公积金和公益金作为集体积累,用以发展文教卫生等公益事业。随着农村经济形势的好转,农村集体办馆的实力将会越来越强。在建设乡村图书馆时各种社会非盈利机构的作用也要给予足够的重视,国外的基金会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基金会主要有美国加州圣峪中华文化协会、美国青树教育基金、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滋根基金会等,帮助中国乡村图书馆和教育事业的发展,符合一定条件的乡村图书馆可以申请其支援。国内也有一些文化团体对乡村图书馆进行支持,如出版界人士发起的乡村图书馆,天下溪教育研究所的“乡村社区图书馆援助计划”、《中国妇女》杂志社的“星星火阅览室”项目、中华文学基金会育才图书室工程等。这些非盈利机构的协助以及集体办馆的模式也是乡村图书馆建设一种很好的途径。
    鼓励私人开办图书馆也是发展乡村图书馆的一种模式
    如秦皇岛市昌黎夫妇省吃俭用,投资30万创办“新乡村图书馆”:三间大瓦房、3万册图书构成的“新乡村图书馆”,文学艺术、农业种植、卫生保健、电脑应用等各种门类的书籍在这里一应俱全,并全部免费提供给乡亲们阅读。
    乡村图书馆建设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是一项惠及广大百姓的民心工程、实事工程,只要政府和各级干部高度重视,社会各界热情支援,中国乡村图书馆建设一定能够取得喜人的成就。

 
       
   
 
Copyright 2009 澳华慈善机构.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18084号